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都市小说  »  sun 32 雨宫琴音阿藤井雪莉 屎种子良雙飛 – CA情色小說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sun 32 雨宫琴音阿藤井雪莉 屎种子良雙飛 – CA情色小說

我叫阿良,今年25歲,大專畢業後,就找了個網站編輯的工作,工作比較清閒,因為我是個絲襪控和熟女控,平時沒事就喜歡在網上釣熟女出來約炮。在我心裡一直以來有個夢想,很希望能來一次雙飛,其實要實現它很容易,找兩個雞就能夠完成,可這種情況,玩起來也沒有什麼感覺,最好能夠找兩個良家來雙飛才有意思。所以為了這個夢想,每日完成工作後就繼續在網上孜孜不倦地勾搭著。

功夫不負有心人,經過我長時間的搜索,終於讓我們鎖定兩個大約四十多歲的熟女,因為這個年齡段的女人,大多數要麼離異,要麼不受老公待見,她們不像三十多歲的女人容易找個炮友,所以這個年齡段的女人,一旦願意和你發生關係,通常不會介意你玩點瘋狂的事情,甚至有時這種瘋狂的事情還讓她們興奮。

這兩位熟女經過我的洗腦和灌輸,對3p都產生了一試的想法。於是,我約兩個熟女先在網上聊一下,我開了一個群,只有我們三人,我分別和兩個熟女發了條問候的資訊,然後我發一些3p的圖片。然後私信其中一個熟女芬姐,芬姐沒有什麼表示,也許被圖片給震住了吧。我又私信另一個熟女芸姐,芸姐發了個微笑的表情。然後我想緩和一些氣氛。就建議大家聊聊自己的情況。芬姐說,自己和老公離婚幾年了,如今自己開著一家內衣店,算是勉強糊口吧。芸姐說,自己和老公離婚五六年,現在在一家化妝品店裡當經理,經常有熟人給她介紹物件什麼的。可她都沒看上。看到她們的情況,我心中不禁暗想,呵呵,真是天賜好機會,原來是兩個離異熟女,那她們一定深閨寂寞,正好是我得手的良機啊。聊著聊著,聊到了性生活,兩人都表示都許久沒有做了。我也附和著。隨著聊天的深入,終於又聊到3p的話題,兩人都表示有興趣,但都保持著女性的矜持。於是,我就坡下驢,說找個時間大家見個面,如果大家都沒有興致,就當多交個朋友,兩人都表示同意。於是和兩人約好,說自己是個絲襪控,希望兩位姐姐能夠滿足小弟這個願望,兩個都發了個壞笑的表情,但我明白那是同意的意思。

交換了聯繫方式,約好第二天,我開好房後,給她們短信地址。和她們聊完,都已經是淩晨時分了,倒頭便睡,到第二天十點鐘醒來,洗漱完畢,去超市買齊一些約炮用的物件。然後去賓館開了間標準間,然後把賓館位址和房間號,分別發了兩個熟女:芬姐和芸姐。

等了一會兒,終於響起了敲門聲,我起身開門,沒想到兩個熟女竟然一起到了,我把兩個熟女讓進房裡。然後隨手帶上門。

我指著其中一個熟女說,“你就是芬姐。”她說:“是啊,你怎麼知道?”我笑著說,“因為看了你相冊了的照片,我說,不過,你比照片上要年輕漂亮得多。”她聽到我這樣說,笑得花枝亂顫。

這位芬姐神似日本的av女星翔田千里,穿著一件寶藍色的緊身連衣包臀裙,腿上是黑色的長筒絲襪,腳上是一雙黃色的魚嘴高跟鞋。芬姐的頭髮高綰髮髻,臉上化著厚厚的粉底,眼角有些許魚尾紋,不過這些在我這個熟女控來說,都是特別的誘惑。

而另一位芸姐則神似日本的av女星結城美紗,穿著一件粉色的淺綠色一步裙,腿上是肉色長筒吊帶絲襪,腳上是綁帶高跟涼鞋。芸姐的頭髮側向一邊,微微起著波浪,臉上薄施粉黛。

兩人被我讓坐在沙發上,我坐在兩個中間,看看芬姐,看看芸姐,她們也看看我,互相看看,我們三人都微微笑著。為了緩解一下氣氛,我提議看一看3p的片子,兩個沒反對,於是我開始播放早已準備好的片子,這是一部生母和繼母搶奪兒子,最後兩人卻和兒子一起3p的故事。我特意選這樣的片子,也非常契合我們眼下的這種情況。

現在螢幕上的畫面是生母和繼母在爭搶兒子的肉棒,兩人都想把兒子的肉棒含在自己嘴裡,所以搶來搶去的,canovel.com最後兒子發話,兩人才停下,兩人伸出舌頭,一個舔兒子肉棒的左邊,一個舔兒子肉棒的右邊,這個場景,常常讓我欲罷不能,接下來,兒子先插生母,繼母幫著兒子把肉棒放進生母的逼裡,然後用兩個手指夾住兒子的肉棒,然後繼母和兒子摟抱在一起,舌吻著,而兒子的肉棒則在繼母的玉手夾動下插著身下的生母,接著,又換繼母躺在下面,生母和兒子舌吻,最後又換生母跪爬著,兒子在激烈地抖動下載生母的逼裡發射。

在這樣的劇情刺激下,我們都放鬆了下來,我的手不知不覺將兩人摟向我,兩人都很順從地靠向我。然後我又騰出手,在兩人的絲襪腿上開始摸來摸去,摸了一會,在她們的絲襪腿和螢幕上的劇情的雙重刺激下,我的小肉棒開始膨脹了。於是,我大膽地拉開拉鍊,掏出雞巴,讓我的雞巴直挺挺地豎立在兩人面前,我對兩人說,兩位姐姐啊,看得有點受不了,放出來涼快涼快。兩人都笑了。我隨勢,將兩人的靠近我的手,拿向我的雞巴,我讓芬姐握住我的雞巴前端,讓芸姐握住我的雞巴末端,我的滾燙的雞巴被兩人的手完全握住,只有雞巴尖稍微露出,她們握了一會,我又讓兩人用絲襪腿彎分別夾我的雞巴,我的雞巴在芬姐的黑色絲襪腿彎和芸姐的肉色絲襪腿彎的夾過下,變得更加蓬勃。

於是我說,兩位姐姐,我先侍候哪個啊。嘴巴上說著,我卻早已將芬姐放倒在沙發上,分開她的絲襪腿,挺槍插進她的逼裡,她的絲襪腿纏住我的腰,我一邊插著身下的芬姐,一邊拉過芸姐,和她舌吻在一起。而她大概也因為剛受到黃片的刺激,和我吻得很熱情,兩手還揉著我的乳頭,而我身下的芬姐在我的大雞巴的抽插下,則輕聲叫著,這樣插了一會,我拔出雞巴,站起身,讓芸姐爬在茶几上,我從後面插進芸姐的逼裡,我的手在芸姐的肉色伊东怜 教室吊帶絲襪美腿上摩挲著,而躺在那裡的芬姐此時也爬了起來,站著和我身貼身,和我舌吻起來,我挺腰插著身下的芸姐,這樣插了一會,一個沒留神,雞巴前端一熱,竟然在芸姐逼裡發射了。在射的時刻,我的抽動更激烈了,而和芬姐的熱吻也更纏綿,直到我的雞巴完全在芸姐逼裡軟下來,我才和芬姐結束熱吻,這才意識到我剛才是沒帶套,完全是內射了這個四十多歲的神似結城美紗的熟女,我故作不好意識,解釋道,因為和姐做得太爽了,所以忘了拔出來,按事先約好的體外排精了。沒想到芸姐並沒有怪我,還把我摟住,和我吻了一下,說道,姐被你射得很爽,你不知道,好弟弟,你的那股熱精射到姐的子宮頭了,不過姐很爽。我擔心地說道,不會懷孕吧。芸姐說,可能會懷哦,到時你要負責哦。看我露出擔心狀,芸姐立即大笑道,看把你嚇得,真是個有賊心沒賊膽的傢伙,別擔心,姐查過,姐懷不了,就是因為這個,才跟那個死鬼離婚的。呃,竟然勾起了芸姐的傷心事,我趕忙抱住她,安慰她。

誰知這時旁邊的芬姐卻又意見了,說,呦,看把你們小倆口給黏糊的。我一聽就知道,這時怪我冷落了她。我趕忙也把她攬入懷中,說,兩個姐姐都是我的寶貝。芬姐一點我的鼻子,那你射你芸姐裡面,不射你芬姐裡面。

旁邊的芸姐趕忙來給我解圍,她用絲襪腳調戲著我的雞巴,說,來讓姐幫你弄硬了,待定要把好好地射射你芬姐。

看著芸姐這樣,芬姐也笑了,說道,跟你們鬧著玩呢。說著也伸出一隻絲襪腳來摩挲我的雞巴。我的雞巴在兩位美熟女的絲襪腳的夾攻下,很快地度過了不應期,再次煥發了生機。

於是我提議像剛才黃片裡那樣玩,讓她們兩個給我口交,兩人對我笑一笑,那意思就是同意了,接著兩人蹲下身,先是芬姐捏住我的雞巴,伸出舌頭,舔了一下我的雞巴,然後又是芸姐捏住我的雞巴,伸出舌頭,舔我的雞巴,然後芬姐舔我的雞巴左邊,芸姐舔我的雞巴右邊,最後兩人的舌頭交纏著我的雞巴,我被舔得有點要爆了。

我拉起兩人,一起走向大床。我先讓芸姐躺下,我挺槍插進她的逼裡,我讓芬姐在我背後用力,這樣就好像我們兩個在一起操芸姐似的,芬姐還打趣道,說我個小子真雞巴會玩啊。儘管她嘴上這樣說,可實際上,還是按照我的要求做了。我一邊操著芸姐,一邊拿起芸姐的絲襪腳,放到嘴巴,開始貪婪地啃了起來,啃得芸姐直叫癢,可我還是沒有放掉她的絲襪腳。這樣一邊操著芸姐的逼,一邊啃著芸姐的絲襪腳,而芬姐則在我背後頂著我,我感受到她的豐滿的乳房磨蹭著我的背部,接下來換芬姐躺下,芸姐在背後蹭我,我照例操著芬姐那四十載的中年逼,舔著散發腳汗味和皮革味的絲襪腳,而我背後的芸姐則用力地頂著我,我感受著她的乳房和我的後背的磨蹭,她用的力道明顯比芬姐大,感覺她也想操芬姐似的。最終在這種刺激下,我的雞巴一抖,也在芬姐逼裡發射了。而我背後的芸姐好像感受到我的射精,頂的頻率更迅速了。

射完以後,我翻身躺在芬姐旁邊,芸姐也躺在我的旁邊,我摟著兩個姐姐,小睡了一會。

等醒來後已到了傍晚,我提議出去吃飯,兩人都同意了。

吃飯回來,我提議去洗澡,於是我們三人脫掉衣服,去了洗漱間,洗漱的時候,我捏捏芸姐的乳頭,又捏捏芬姐的大屁股,兩個也不見外的給我的雞巴塗浴液,我們就像真正的夫妻似的調笑著。

洗完出來,看到兩人腿上光光的,這對我這個重度絲襪控來說,實在是有點掃興,可讓她們穿剛脫下的絲襪,實在有點不近人情,就嘗試得問了一下兩人有沒有備用的絲襪。沒想到還真有,一想也對,像絲襪這種很容易勾絲的東西,有心的女人總是會想準備衛生巾一樣,常常備著一雙帶著身邊的。尤其熟女更是如此,因為熟女的腿通常來說都有點瑕疵什麼的,需要絲襪這種東西來遮掩一下,可對我這個絲襪控來說,卻勾起別樣的意味。

而芬姐和芸姐都是有心的女人當然會備著一雙備用的絲襪,而且是顏色不同的絲襪,這樣一來,原先穿著黑色絲襪的芬姐如今換上了一雙肉色的斜格紋絲襪,原先穿著肉色絲襪的芸姐如今換上了一條黑色的菱格絲襪。

看著四條絲襪美腿完美地呈現在我眼前,我再一次膨脹了,我的雞巴在兩個姐姐面前,傲然挺立著,突然我腦中產生一個想法,於是我對她們說,不如我們玩一下角色扮演,她們都笑了,說怎麼角色扮演。我說,就按剛才看的片子,我演兒子,兩位姐姐演生母和繼母。她們問道,那誰演生母,誰演繼母啊。

靠連這個還掙,真是的。我說,我們可以變通一下啊。我就是好兒子。你們分別是芬媽媽和芸媽媽。兩人聽完,相對一笑,說道,你小子真會玩啊,虧你想得出來,今天咱姐們就陪你玩到底。

說著,我們就開始了。我挺著雞巴,說道,芬媽媽和芸媽媽還不替兒子來消消腫。說著,兩人開始蹲下身,分別舔著我的雞巴的一邊,最後兩人的舌頭並在一起,舔著我的馬眼,給我舔得血脈賁張。接著,我又讓兩位媽媽用絲襪美腿夾住我的雞巴擼弄,擼了一會,我瞅著一個機會,將芬媽媽摟在懷中,親了一會,我架起她的一條絲襪美腿,雞巴向上挺,插進了她的逼裡,而一邊的芸媽媽看到這樣的情景也很配合地在我的後面磨蹭著,我一邊插著一邊說道,芬媽媽的逼好緊啊,一點都不像生過我這個好兒子的,現在好兒子的大雞巴又有回家的感覺,又插著芬媽媽的小緊逼裡。而此時芬媽媽,也很配合地說道,好兒子的雞巴太棒了,插得芬媽媽的逼好舒服,好兒子把臭精液全射進芬媽媽的逼裡吧,好兒子把芬媽媽操懷孕吧。芬媽媽要給好兒子生寶寶。聽著這個熟女說著這樣淫蕩的話,我不禁更有點情不自禁了。這樣插了一會,在想要發射之前,我撥出雞巴,放下芬媽媽,架起旁邊的芸媽媽的絲襪美腿,挺身插進了她的逼裡,而剛被撥出雞巴的芬媽媽則磨蹭著我的後背,說道,好兒子怎麼不插芬媽媽了啊,芬媽媽的逼好像好兒子的大雞巴插。我說,這不還有芸媽媽嗎,芸媽媽的逼,也需要好兒子的大雞巴插啊,好兒子的雞巴既插芬媽媽的逼也要插芸媽媽的逼,兩個媽媽的逼,好兒子都想插,可好兒子只有一根雞巴啊。而被我插著逼的芸媽媽被我這樣淫蕩的對話給逗笑了,我說,芸媽媽笑什麼啊。她說,沒有,芸媽媽被好兒子的雞巴插得太舒服了。聽到她這樣說,我故意更用力插她的逼了,在我大力抽插的狀態下,這樣插了一會,感覺到又要發射,我想,如果這樣站著發射,精液可能就流下來的。我說,好兒子像射了,不過好兒子的精液想完全射進芸媽媽的逼裡,不像浪費一滴,咱們到床上吧。

說著,我抱起芸媽媽,我的雞巴還在芸媽媽的逼裡,我們走到了床前,我把她放在床上,我順勢向前,挺身開始繼續插她,我大力地抽動著,最後一股熱浪沖出我的雞巴前端,我再一次在她的逼裡發射了。

射完後,我爬在她身上,喘著粗氣,原先在背後的芬姐此時躺在了旁邊,看著我,說道,下一次要射我逼裡。聽到這個熟女如此計較我在誰逼裡發射。我的心裡別提多美了。

我翻身摟住她,說,那只有芬媽媽能讓變硬了,一切都聽芬媽媽的。說著,她用絲襪腳開始擼我射過精的雞巴,大概是年輕力強的緣故,在她的絲襪腳小擼了一會,我的雞巴又再次膨脹起來,因為被我射過兩發,芸姐已經動不了,就躺在旁邊看著。我挺槍插進芬姐的逼裡,將芬姐的兩條絲襪美腿架在脖子上,我的腰大力地擺動著,接著我又拿住芬姐的一隻絲襪腳放在嘴邊,開始舔了起來,我一邊舔著絲襪腳,一邊插著芬姐的逼,在芬姐的喊叫聲中,我再次在芬姐逼裡發射了,這次射完以後,我完全有一種身子被掏空的感覺的。

我們三個摟在一起,甜蜜地睡到第二天上午,我們醒來,到了退房的時刻,我們都依依不捨,相約有機會再來一次。


警告:本網含有大量成人內容,色情小說,情色文學!衹限年滿18歲以上人士瀏覽,如你未滿18歲或未符合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,或你對本站反感,請即離開本站!